All Stories

迁户口,迁档案之一

  早上接到小丫头托人带来的身份证,马上打开ppt看了看各个步骤,还是不明所以,直接就跑去人事服务中心找人。等车等了10几分钟,开过了五六辆,全是满员的。先问开具迁档案时要用的《商调函》什么的,结果问我档案现在什么地方,我一听就愣了,当时我问小丫头时,她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然后去开迁户口的申请,结果那mm说要证明,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小丫头给我的那个ppt里留的两个联系人明显不对嘛!  两边都办不成事,只好给小丫头打个电话先,让她马上发个邮件证明一下,又顺便扯皮了几句。开好迁户申请,打道回府,离回来快1个小时了,这办事效率也太低了点,瀑布汗~

正式拿到驾照

  其实上周五的时候,晚上我在外面吃饭,手机没电了,回到家充上电,就发现江江发给我短信说驾照已经拿到了。反正我是懒得跑去F1那么远,就为了一个驾照,于是拖到今天,江江自己给我送过来了,不过相应的是我付出了几块德国巧克力的代价。宣宣还在那里告诉江江,说昨天她好求歹求了好久,我都不肯给她巧克力,哈哈。  有了驾照,却没车,真是个头痛的事情啊!不知道半年后,假如有了车后,我还敢不敢开上路。

内存泄漏

  今天偶然发现有时候会出现内存泄漏,于是照老样子打开那个编译开关,打印出所有内存分配的记录,但是却发现又不出现泄漏了,或者说可能是没有跟踪到。这样整了一个小时,毫无进展,只好放弃了,要多掌握几种比较可靠的内存泄漏定位方法才行啊!

完全颓废

  一周一次的例会,没有什么新奇的内容,我猛然发现自己连原本仅存的那点激情和盼望都没有了,残念!  下午帮一个同事定位内存泄漏的问题,倒是没有完全解决,只是指出了几处可能造成泄漏的代码,让他自己有空去调去吧。  那天cm0说自己很迷茫,我想了想自己,我是有目标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没有动力,完全颓废了,唉!

比较轻松的一天

  今天倒没怎么投入到那个劳什子一体化平台中去,上午先是整了一下故障注入工具的PC端,只是加了个生成函数时的选项,最早是只能支持GNU编译器的,后来发现需要能支持Diab编译,只是在对话框上加了两个单选按钮,很简单,另外一个新需求更简单,只是改了下字符串。但也花了些时间,而且因为VSS不能访问了,于是索性把源代码都导入到SVN上去了,重新做了个安装包。  下午先去了趟图书馆,还了两本即将到期的图书,随便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想借的书,空手而回。然后还是看了一眼一体化平台中那个权限问题,一直我都对外强调这个权限问题很棘手,工作量很大,然而其实在前不久我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的代码,虽然发现有工作不正常,但也正好应了我原本一直宣称的没做好的事实,今天看了看,好像只是因为从数据库中取记录时没有把文档密级字段封装好返回而已。接着又看了一下编辑器中自动格式化的一个问题,这自动格式化已经成了一个顽疾了,而且不时地爆出全文格式化和换行缩进行为不一致的问题,这让我感觉头痛不已。总觉得现在那套代码写得太混乱,根本没有清晰的思路,但是我现在却实在不想费心去搞那东西了,唉!  今天是最近这段时间来感觉比较轻松的一天了,不是说工作量大小,而是说精神上的压力小了不少。

很多崩溃问题

  今天发现很多崩溃问题,主要是因为前段时间确实作了大幅度的修改,连数据库表结构都做了改动,幸亏也是今天让人试用了一把,发现得早。但同时也似乎引入了一些很难找到原因或者即使找到原因也不容易找到好的解决方案的问题,这才是让人郁闷的。  本来还想找来了个人一起做,结果是个新员工,还对C/C++、MFC并不熟,并不能立马就投入,反而要腾出时间来跟他解释原来的那些遗留代码是怎么回事,真是偷鸡不成啊!  另外还有个挂在我名下进行维护的工具,今天又收到几条新的需求,结果发现前些天那个VSS服务器不能访问,现在那个工具的所有源代码和文档都在那个服务器上,都取不出来,暴汗!

郁闷的格式化显示

  今天抓紧时间把那个格式化显示流程图的部分搞了一下,但是效果是很差的,这方面我一直都很弱,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算法,更没有专业的图形算法知识。以前看过StarUML,可以格式化排版类图,现在要的就是像这样的效果,可我以为,这虽然可能可以做到,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现在做的事情越来越偏离正轨,提出的新的需求总是搞混人和机器的能力,别人是扬长避短,而到了这里却总是安排些本不擅长的事情来做。  总之很郁闷啊!

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昨天下了班,跟两个cm0同学去喝粥,然后慢慢晃悠到百草园门口等车。到家的时候,奥运会开幕式已经开始了一小会儿了。  排场是很大,很有张艺谋的风格,中间还让我想起过去阳朔玩时,隔岸观看的印象刘三姐的场面。但是我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这样的节目,太古朴了,气氛太沉闷压抑了,我还是喜欢充满青春活动,满是激情和阳光的那种。不过我们做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当然是一个好机会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古代文件,什么四大发明啦,四书五经啦,乐曲戏剧啦等等等等,倒是近代之后,却真的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拿出来说,真是遗憾啊!  文艺表演持续了没多久,不到两个小时,其中还有刘欢和“月光女神”莎拉布莱曼的合唱,也是让我好生失望,对于刘欢唱的歌,我并不熟,有印象的只有蓝色妖姬、新笑傲江湖和新水浒中的主题曲,水浒中的还感觉不错,到笑傲里就觉得恶心了。这次听来,也觉得不爽,而把人家“月光女神”请来,却来唱几句不伦不类的汉语,实在寒心到了极点。  接着是200多个代表团入场,太多了,我就忍不住了,一直等到点火炬的时候才回去看,原来的体操王子长成这个样子了,瀑布汗!  最后再没心没肺地重复一遍,这开幕式也忒难看了点,好生失望!

路考pass

  仰天长笑三声先,哈哈哈……  中午吃过中饭,便和江江一起坐车到四季花城门口,教练早就等在那里了,加上另外一对小夫妻,一共4个考生,那男的还教过我练九选三呢。到了车管所门口,4个人各绕着考试路线开了2圈,基本熟悉了一下路线。到考试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我是4个人里最后考的,这是我最不喜欢的顺序,我一般倾向于占在最先的位置。不过没办法了,因为不好意思说。第一个GG很正常的地pass了,第2个mm紧张过度,第1次时低头看了一眼,便挂了,车停在路中央,考官立马说开始第2次,结果那mm更加紧张,一下挂了个倒档,车往后一溜就挂了。到了江江的时候,她真是好运啊,上车开了大概10来米吧,到红绿灯前停下,我还以为至少会让她过了这灯吧,结果考官说换人。郁闷,我紧张兮兮地等过了1个灯,转弯,考官就在那说挂二档,挂三档,三档减二档,车在挂二档的时候猛抖了几下(其实我压根都已经忘了这情节了,是江江后来提起来的,我又模模糊糊有点儿这个印象,就当是真的有这回事了),有惊无险地pass了!  从此,这多年前已经流行的三大件技能我都勉强算是都有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