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几根白头发

几根白头发

  中午去吃午饭,楼梯上遇到王同学,依然是一脸茫然困顿的样子,问我去不去吃KFC,我大汗,这个时候选择去吃KFC还真是意外,问她为什么,说是要去洗头,只好去那旁边的KFC店里解决午饭了。而我原本是去食堂的,根本没带钱出来,两手空空,王同学只带了30元,外加几张KFC的优惠券,两个人就这么冲过去了。  花光那30元钱,外加一些她车上的几元零钱,基本心满意足地吃完KFC,又让王同学带我去洗头。洗完头,吹干,看起来舒服多了,这几天台风来,气温降,早上都懒得洗头洗澡,确实脏了点。猛然发现自己头顶好几根白头发,恐慌,恐惧,恐怖!

热替换不成功的bug

热替换不成功的bug

  升级程序中有一个热替换功能,呃,这个热替换,其实是我自己发明的词,意思是如果EXE、DLL之类的文件正在执行,文件是不能删除的,那么升级时也要能被替换成新版本的文件,而不需要相应的进程退出,这就是所谓的热替换。  之前也一直陆陆续续有bug报上来,说热替换不成功,但有时候又是成功的,于是也一直没放在心上,把它归结于Windows这个API可能有问题,当然更可能是自己用得不对。直到昨天自己再一次调试时,发现一个诡异的现象。升级程序的可执行文件叫updater.exe,其中加载了dbghelp.dll,当我升级这两个文件时,必然需要热替换了,结果发现,在文件下载完后,替换确实成功了,dbghelp.dll确实已经是新版本的了,可是当升级程序在弹出提示框,提示用户升级完成后,用户点击确定,提示框消失,那个dbghelp.dll文件又诡异地变回旧版本了!一连试了几次,都是如此,简直就是灵异事件了。  当然,不可能真是灵异,这种单线程的逻辑调试起来还是比较简单的,单步跟踪了一会儿,就发现,原来在在提示框消失后,会调用一个结束处理过程,这个过程中首先会判断当前是否正在升级,如果是,则中断升级过程,并把已经替换掉的文件还原回去。而刚好这段代码写得有问题,把是否正在升级的标志置位,放在调用这个结束处理过程后了,于是总是会发生回滚还原的操作。问题的解决很容易,只是调整一下两个过程的调用顺序就可以了。

修改升级程序

修改升级程序

  今天花了点时间在修改升级程序。这个程序完成后,一直没有进行过有效的测试,而是直接给别人用了,呃,这里的别人指的是部门内的其他有项目升级需求的同事。实际上,至少有3个其他项目中使用了这个升级程序,但我自己却没有真实地体验过。总的说来,这个程序在功能上,基本能满足当前的绝大部分需求,从当初的质量部的地个项目中独立出来后,一次大规模重构,代码结构作了不小的调整,当然这调整的原因是原来的架构已经不能适应后面增加新特性的需求了。  曾经倒也是规划过一个比较长远的版本计划,呃,也许不能称之为版本计划,称为需求实现计划更合适一些。不过后来还是剩下几条没有实在,因为没有工作量分配过来了。今天的投入则是现在发现,在某些情况下,它会崩溃,这是最不能容忍的致使问题。不过很无奈的是,原来没有使用google breakpad来生成dump文件,现在加入了这功能后,暂时也没能把它弄崩溃,于是也压根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能听天由命了!

呃,csdn blog expert?

呃,csdn blog expert?

  今天,也是无所事事地点开在csdn的blog来看,并不特意是为了看什么,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惊讶地发现,居然成了博客专家,我狂晕!就凭我那一年有数的几次心血来潮,偶尔想到了,才会用Windows Live Writer顺便把文章发到那上面去,到目前为止,也总共才8w多的访问量,其中不少还是自己点的,排名居然也有1500。自从确定在blogger上放置blog以来,对那的关注度实在很少很少。  由此可见,csdn真是没落了啊!想当年,大一上学期,几乎天天跑去网吧,混迹于汇编和C/C++板,下学期买了个电脑后,开始学习C++Builder,就在C++Builder板混,当时的技术氛围多浓厚啊!可是现在,那些已经消失N久的id,也早已从记忆中淡出!  呃,csdn blog expert,还真是让我觉得有点尴尬的称号呢!

想去北京

想去北京

  不知怎的,昨天我突然想起北京这个一直只在书报、电视、网络上才能得到些许印象的城市来。  想到是不是该挑个什么时候去北京玩一下。想想在北京,认识的人还真不少,有中学同学,有大学同学,有以前一起灌水的网友,有以前的同事,甚至还有关系比较奇怪的,当年帮人家做毕业设计的,呃,勉强可以算是朋友吧。  想到这些人,就更想去那里旅游一下,顺便想去爬下长城,逛逛故宫。想做的事情还真多啊!

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存在过

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存在过

  昨天上午跟大领导谈了后,基本确定下来辞职的事实。这2周多来,几次同领导们沟通,都被问及到底是什么原因要离职,我都一直以身体抱病需要休息,家人意见要我返回老家以及失恋之后精神不济,工作状态极差等等这些事情做为理由。嗯,其实我说的都是事实,当然也许还有一些没说出口的原因,毕竟作出一个决定,尤其是对自己来说是个关系比较重大,影响比较重大的事情,肯定是有很多原因掺杂在一起,只不过有的比重大些,有的小些而已。  昨天中午跟王同学在食堂吃饭,我兴高采烈地跟她讲我怎么和领导沟通,我要怎么处理剩下的事情,以后我有什么理想等等,荣荣就说我好兴奋啊,还真是脱离苦海了。兴奋只是暂时的,之后便是接踵而来的麻烦事情需要处理。  星期天在江江家打牌时,看到一个电视剧,里面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男人歇斯底里地大喊“我受够了,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有钱,没有健康,没有爱情……”,沉重地拨动了我的心弦。那不正是现在的我的真实写照吗?记得前些日子跟王同学在QQ上聊天,她还说“可怜的胖胖,出来几年,带着一身病回去了”,我当时可真是郁闷坏了,我可不希望这样被人同情,被人怜悯!但那却是事实。当在电视上听到那几句嚎叫时,我的心情很压抑,不过好在我马上想清楚了,我跟电视上的人是有区别的,最大的区别就是我没有绝望。我仍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尽量到目前为止,情况并不乐观,但我的选择是挣扎,而不是放弃。我不过分乐观,保持着一点应有的悲观和警惕,却不失强大的自信。我有的是远大的而自认为还算高尚的理想,并且坚信自己一定能通过努力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直到收获成果。  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加上和人讨论得到的启发和自己的思考。我略有点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还是有点儿事业心的,只不过跟旁边的大多数人都没取得过一致意见而已。就说那天去江江家打牌,事后回想起来,真觉得有点后怕,人多了还可以一些打个牌,聊个天,要是两个人这么静悄悄的下午呆在家里,可以做些什么?还有上次,小思宇来深圳,把我叫去一起去小妞家里,那第二天下午,4个人打牌打累了,就一个一个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过去了,我也觉得后怕。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至少不是现在的我想要的生活,那太缺少激情和活力,懒洋洋而无所事事是我很害怕面对的状态。我希望在自己有精力有能力的时候,做些事。难得活一次,做一回人,总得做点事情,留下点痕迹,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存在过……

今天面了几个人

今天面了几个人

  也算是体验了一把面试官的感觉,好好玩哦,看着有些人紧张的样子,想想当年自己在学校时那紧张的情形,只能感叹时间的匆匆流逝!

用Beamer作幻灯片后想

用Beamer作幻灯片后想

  昨天在公司里说到,以后要多作培训,多作交流,这种事情我倒是有点儿兴趣的。培训、交流,那么幻灯片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回来后就开始捣鼓Beamer。  因为就我了解的用LaTeX做幻灯片就只有PDFScreen和Beamer两种方式,而看过实际效果后,更喜欢Beamer生成的那种。以前也用Beamer做过一个非常简单的,这次我想好好研究一下,可以做出一些比较好看的效果来。  经过昨晚和今天上午的折腾,基本掌握了一些常用的用法。总的说来,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速度上比较起PowerPoint这种工具慢了不少,但心中还是比较满足的,主要还是熟练程度上的不足,以及缺少良好的工具支持(呃,就是直接拿UltraEdit编辑的)。所以更坚定了我要做一个TeX代码编辑器的想法。  因为这半年来使用MediaWiki的粗浅经验,让我对TeX的用法有了更多的理解。这所谓的“所想即所得”实在只是为了就对Word之流“所见即所得”才勉强杜撰出来的词汇。在我看来,这个TeX的设计思想,就是典型的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懒散、直接、天马行空。对于几千年来接受着严谨、务实、勤勉思想熏陶的中国人来说,一时间还真有点转不过弯来。在TeX中用这样的描述方式:我把这些文字作为标题,把那些文字作为章节名,还有些其他的就是正文,而至于标题、章节名和正文应该用什么字体,什么大小,什么颜色,什么对齐方式则不是当前我应该关心的事;而我们往往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做法:我把这些文字设置成黑体四号,居中对齐当作标题,那些字是楷体小四,左侧对齐,当作章节名,还有剩下的就宋体五号了,首行缩进两个字符,就是正文该有的格式。  就这么对比着来看,所见即所得容易催长用户做出花哨的排版,用户放了较多的精力在如何定制排版格式上;而TeX的所想即所得则比较适合于循规蹈矩的排版任务,在排版过程中可以少费脑筋。这也就是我说西方人的懒散、直接、天马行空的原因。由此也更好理解,为什么Nokia的手机里没有树型结构的文件系统,全靠文件名来索引;为什么wiki也是这样只靠文章标题进行检索;为什么国外品牌的PC机硬盘只有一个分区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在食堂跟江江、bobo一起吃过晚饭,晃晃悠悠走向F3,没想到在楼下遇到疯丫头,最近见到她有点多啊,前不久教授来深圳,一起吃饭时就见过一次,再之前是马姐姐召集大家吃饭,也见过。她在这边刚开完会,于是就和她聊起来,我告诉她我要辞职回家了,她倒是表现出一点惊讶的样子,比较有趣的是她也跟我说一个“绝密”的事,她老大同意把她调到北京去了。  这让我越来越觉得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来形容我司实在太合适了,真是半军事化的管理,连里面的人这方面的行为都很半军事化啊!想想我进公司这4年来,陆陆续续离开(不一定是离职)的人中,有多少是跟我比较熟的。雨烟离职去了北京,跟老公一起走的;教授是最近才离职的,不过中间也是几经波折,现在是去tsinghua读博了;骨狗是个比较有趣的家伙,离职前的告别邮件还是中英文双语版;小思宇是去巴基斯坦陪彭彭的;孙同学没离职,却想方设法调到武汉去嫁人了,瀑布汗;还有一些不是很熟的同事、同学离职的;剩下几个准备行动的,这中就包括疯丫头,猫猫也许算一个吧,一直嚷嚷着要去南京;小丫头说是年底会去上海,也算是一个吧,也是一直吵着要离职的家伙……总之,大的趋势看,都是往着离自己老家近的地方挪,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