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随缘是一种无奈

  昨晚上QQ,偶然发现谢巍居然在线,于是聊了一会。谢巍貌似是所有与我相识的人中最关心我个人问题的人了,每当有什么事,总是积极地为我出谋划策煽风点火。   可是感情这事,根本不像其他的事,可以用数字描述,用概率计算。   而且一旦沉沦,但难以自拔。我为什么这么执着,执着着这种痛苦。每天不停地刷新,只为看到一次mentioned。   我只是有点疑惑一切变化得太快。   随缘其实是一种无奈。

缺爱的人好不开心

  我觉得我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早晨醒来,抓过床头的Touch上Twitter,翻人家的Tweet,然后继续睡。不想醒来,只想一直睡着,睡着就什么都不会想了。   昨天总算是硬着头皮做了点事。硬着头皮的另一种含义是迷茫而不思过。   都说精神病人精神好,弱智儿童欢乐多。可我这IQ不高,却对某些事情偏偏敏感得要死,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蛛丝马迹就会把事情猜个八九不离十,知道太多事情真不好。除此之外,还要患得患失,还有对世界认知的极度悲观。   好痛苦啊。缺爱的人啊,好不开心。

入了个iPod Touch4

  前天上午在淘宝下的单,昨天上午快递就到了,这次网上购物经历是耗时最短的一次了。   买的是iPod Touch4。我是差不多去年这个时候知道有Touch这东西的,那时也在为一个女子纠结,然后听了一个师姐的建议,买过一个Touch3。不过自己没怎么玩,转换了几集《Friends》存进去,就送人了。这次买Touch4也是犹豫了很久了,一方面以为这会是个好玩具,另一个方面是决定转做iOS开发。   比较悲剧的是,Touch4到手后,玩了不到一个小时,新鲜感就过了,实在算不上一个好玩具。装了几个app,都感觉如果不是靠了iOS本身的设计规范约束,应该是很渣的。跟小言@ninayan交流了一下看法,后来小言也基本赞同我这观点。   就以拿各种微博客户端上微博来说吧,输入法不好用,客户端操作不方便,如果是上Twitter的话,没有VPN就没辙。越狱后,装个第三方输入法用用,再想办法折腾下SSH,倒是能用一些需要翻墙的Twitter客户端了。但总的感觉体验是远不如在我的Nokia 5230上通过Gravity使用百度五笔输入法上的舒服。   算了,就当个开发用机吧。

Ninayan W.I.P.(27)

  一直准备把Ninayan移植到手机上去的。但是之前尝试把它移植到S60上不太顺利,simulator上跑得基本正常,一部署到手机上,就会自动退出,我估计是由于内存占用太多,或者同时并发的网络连接过多。写惯了桌面程序,确实对于这种资源受限环境的程序开发有点束手无策。于是就丢下暂时不管了。   这次打算尝试一下iOS开发。几个月前就买了本《iPhone SDK 3开发指南》,一直没怎么看,这最近两个星期又是看书又是看视频的,总算有点儿明白怎么个过程了。不过不同的屏幕大小,对于UI的需求也不一样,在iPhone这种屏幕受限的环境中,也只能尽量把有用的UI元素挤到一块了。我习惯的做法是先把界面画出来,然后给每个菜单项啊,按钮啊什么的加上功能……这是我10来年来养成的习惯,从一开始涉及GUI开发就自己形成的习惯。有了UI后,要移植Ninayan到iOS上,只需要找一个JSON解析库,一个OAuth库,其他的iPhone SDK就够了。   今天又折腾了下,可以直接点击列在工具栏中的超链接按钮,直接显示链接接的内容,分为图片,视频和文章三个类型。最后又揪出整个程序中最头疼的一个问题,Sqlite数据库的使用,总有冲突,叹气。不过在线显示内容的功能勉强能用了。

我是不是真的病了

  早上醒来,一阵悲苦,心里莫名的好压抑好沉重好难过。   那边的事算是已经有了了断,照理我的心情应该可以轻松一点,可是没有。   最近总是早早上床休息,其实并不是因为自己需要休息,只是为了逃避一些东西,但是上床之后却仍然抑制不住那股类同于偷窥的欲望,可之后却十有八九让自己更难过。   我不清楚自己在这个漩涡中到底处于什么位置,只知道自己试图挣扎逃离,却仍然越陷越深,然后越来越自悲,越自伤。   我怀疑周围的每个人每件事,渐渐成为一个腹黑却无能的阴谋论者。   感觉自己只是别人手中的牵线木偶、棋子,自己却兴高采烈地扮演着那个角色,偶尔自怨自艾一下。   我是不是真被人诅咒过,被扎过小人,被画过小圈圈。   我好难过。

吐槽again & again

  昨天在QQ上跟小乖说了两句话,我就跟晓晓打电话去了,过了大半个小时再回到QQ上,跟小乖说,刚刚打电话去了,小乖开口就问,是mm啊。我说你怎么一猜就猜mm呢,小乖说总不可能问跟gg打了这么久电话吧。然后我说,我是爱情咨询热线,专业解决各类感情问题。于是小乖说了句“理论派哦”,道尽我一切的心酸与苦楚。   刚刚去吃喜酒了,一个远房表姐结婚,在德国念了博士什么的,然后据说找的老公也是德国人。我是没见到人,也没印象,饭也是匆匆吃了几口,实在没什么胃口,几件事堆在一起,真是烦恼啊。希望明天过后,能解决掉其中的一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封印得那么严实的暴戾因子激发出来。   以前看过一小说里说,只有年轻人,比如学生什么的,才会对事情患得患失,叹气,我现在不年轻了,还是这样,就没成熟过。今天又看间客里说,只有宅男宅女,才会对事情瞻前顾后,叹气,我也不想宅啊,恶性循环啊。

吐槽again

  继思思之后,王同学也说我留言从来不理,唔,笨QQ!   小妞本来说是昨天的预产期,今天下午给俊英发短信,结果说还没动静,还在家里等呢,我囧。跟思思一样哦,都是钉子户。   其实被墙了也好,有些话,还真只适合在这种环境下说。

吐槽

  那天跟素素聊天,然后说了不少我从没听到过的观点,感觉很新奇,也许很有帮助。可是我现在仍然很无奈。   之前有那么一小会儿时间,我雄心壮志地想,你要是谈恋爱了,那我就等,等你们分手。可是我现在却觉得很无助。   我现在处于一种非常非常尴尬的境地,自身的实际情况跟自己的理念冲突太厉害,而同时改善自身条件的努力一直没有效果。   好难过。

思思要去迪拜了

  昨天心情糟糕得一塌糊涂,到处找人聊天,想起好久没联系思思了,于是就发了个短信问候一下。结果她说我QQ上一直不理她,冤枉死啦,我都不上QQ的,也没看到她有什么留言。又说是在线微博上,于是我去QQ微博上用她的真名搜索,有13个同名的,貌似都不是,用她的QQ昵称搜索,居然有97个,看了一遍貌似也不是,又看了一遍我的mention timeline,也没发现哪个是,纠结啊。   今天鬼使神差上了下QQ,看到思思在线,于是发了个招呼,结果她带孩子去了,是彭彭,呃啊。然后就随便聊了一下,彭彭现在在迪拜,这次刚好是回来给思思办护照的,大概下半年让思思带小孩子一起出去,呃啊。而且她们出去后,是要一直呆在那里了,除非彭彭工作调动,或者小孩子要上小学才回来,呃啊。   哇哇,去年跟小妞打电话还说我今年去看她们的,结果思思跑到国外去了,我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