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我是不是真的太累了?

我是不是真的太累了?

中午去食堂,排队打完饭,走到平常一直去的位子附近,扫视了一遍,却没想到什么东西,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只看到一个个的人坐在那里,却看不到这些人的脸长什么样,似乎连其它声音都听不到了。

去同事家玩

去同事家玩

上午刚起床不久,在上网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拨进我的手机,听到的是一个软绵绵的语速缓慢的女声,还在那里问我知道是谁不,我说知道啊,她说怎么会知道,知道就怪了,我就说不说是某某吗,然后她就觉得有点吃惊说,听得出来啊。呵呵,当然听得出来了,这么有特色的语气语调,认识我或我认识的人中,也就这么一个人了。然后她说,今天到我家来玩吧,坐几路几路车在哪个站哪个站下看到哪栋哪栋建筑往哪条哪条小弄堂里走就能看到那个叫啥子啥子的小区了。我就接着说,是那栋那单元那套房吧?她就在那里叫,啊,你跟踪我。我才不会这么费劲呢,只是刚好前一天看到旁边那个人的邮件上写着这个地址,看过一眼,刚好到现在还记得罢了。

MspEmu W.I.P.

MspEmu W.I.P.

用Borland 的编译器直接编译了一个lua5.1的源代码,生成了一个lib文件,链接进我的工程里,就是不能用,工程的编译链接都可以通过,但是到运行可执行文件的时候,就直接弹出个访问违例。倒是那个我用VC7.1编译的dll 文件,从中导出一个lib 文件一直用得好好的,晕!

MspEmu W.I.P

MspEmu W.I.P

我终于放弃了嵌入Python 解释器的努力,反正经过Lua 和Tcl 两种语言的嵌入工作,看到Python 的简直想吐,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复杂?先把这部分屏蔽掉吧!

MspEmu W.I.P

MspEmu W.I.P

界面稍微改了一下,把协议模拟的按钮和菜单项隐藏起来了,因为肯定没时间做了,另外在工具栏上添加了个按钮,可以拉出菜单,选择运行插件。

MspEmu W.I.P.

MspEmu W.I.P.

原来在getglobal 函数名前,loadfile 后,要先pcall 一次,0参数的,然后就可以正常地调用脚本中的函数了。这点白天就想到了,晚上回到家,看到mail list 上也有人说了。

MspEmu W.I.P.

MspEmu W.I.P.

在脚本里写了个很简单的函数,然后在宿主程序里调用它,死活调用不成功,看一下错误信息,说是试图调用一个nil 值,可是我明明在脚本里定义了这个函数的呀。其它部分倒还好说,在宿主程序中可以取得全局的脚本中的变量值,脚本也可以比较顺利地调用宿主程序定义了并注册给解释器的函数,现在就是这个搞不定,郁闷,只好操上蹩脚的english,上mail list 里问一下了。如果不行,还有一条路可以走,想办法能不通过函数调用就取得宿主程序中的变量值。开源的,文档就是少啊!

人之郁闷

人之郁闷

白天跟旁边一个同事说,我最讨厌跟人打交道了,同事说,你性格有缺陷,然后又不失时机地说,加油!我只好硬着头皮给那些人打电话,发邮件,爱理不理我也不管了,自己心里想开点想通了就好了,都是给人打工的,没什么差别的,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拽的。

MspEmu W.I.P.

MspEmu W.I.P.

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雨最大的时候,只是保护了上身没被打湿,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