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去剪了头发

去剪了头发

  头发实在长得难以打理,只好下决心去剪了,还洗了45分钟的头。本来还担心剪得很难看,现在看来,还没到很难看的地步,只是有点难看。  分析了一天的自动化设计,那用例颗粒也太粗了,分解出来的步骤越来越多,开始是几步,后来变十几步,再后来是三十几步,再再后来是五十几步,再再再后来,要七十几啦,我连忙停下,要不要把它拆成几个呢!还帮开发的写了个小脚本,不到100行,也花了1个多小时才算最后基本能用,我真是很粗心,做事不经过大脑的类型啊!  中午在食堂吃饭,完了去还餐具的时候,看到小妞在那边吃,远远地跟她打招呼。疯丫头问我在看谁呢,我说就那个黄衣服的,跟我穿情侣装的那个。晚上回来在QQ上,小妞说,今天看到我跟一个美女一起哦。然后两个人东拉西扯地又扯皮了一会儿。  我实在是没有自制力啊!而且是个很小心眼儿的人,几近变态的小心眼!呜呜,就因为去BBS上逛了一下,想起一些事,就让我觉得很不爽。不爽不爽不爽!

这两天

这两天

  帮别人写的那个可以在Navigator上用的脚本差不多可以用了,费了好多工夫啊。本来是上周五就想做完的,结果因为设备类型不同,上面的命令也不同,甚至同样的命令行在不同设备上返回结果的格式都会有点区别。结果就拖到这周,昨天一天,还是有问题,今天也是有问题,上午还在开会,别个就打我手机,结果我说要开一上午的会。下午的时候,经过几番曲折,终于勉强可以用了。在4.0和5.0以上两种平台上,涉及产品类型超过3种,都可以pass了。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稍微松了口气,希望不要再有啥问题。我真的是个害怕承担责任的人。  本来想今天回来先去剪个头,再捣弄一个我的方块。结果,因为同事帮我买了两包吃的枣,所以下车就不方便拿着去理发店了,我又懒得再出去。然后,因为另外一个同事要我帮忙想想一个程序问题,所以就只好先不弄我的方块了。  技术案例已经提到二级审核那里了,呵呵,感觉C++真是个博大精深的东西啊。RubySuck、LuaSuck是之后2个要做的东西,一方面,因为Lua是要嵌入到我的方块里的,另外一方面是想学习一下Ruby,估计明年2季度开始公司普及Ruby后,这方面的研究也是有一定意义的吧。  想换用Outlook来做为邮件客户端。本来是用Outlook Express的,以前也试过Foxmail,还有DreamMail和KooMail这些,结果还是觉得Outlook好用。一方面,Outlook Express是可以直接支持新闻组的,而另外几个不行;另一方面,Outlook有方面的行程管理功能,另外几行不行;还有一方面是Outlook里可以直接使用Outlook Express的新闻组浏览功能。所以其它的第三方邮件客户端软件就不装了。

就这样生活

就这样生活

  z3从下班回来,突然说公司要派他去北京长驻了。是,这变化还真快!本来他只是说要去北京出差2个月的,而且之前一段时间他也尝试在他们公司附近找房子,最后还是放弃了,说那边的房子贵,这边的便宜点。我当时还高兴了一下,因为我实在不是很喜欢一起住的人换来换去的。结果现在他居然要去长驻了,而他的房子也只能转租给别人了,还好那人也是以前的同学。   生活的变数真是大啊,我还不知道明年我会在哪里呢!我一直想的赚很多很多钱,然后回家养小鸡小鸭,但是这个大前提怎么满足呢。今天回到家,小丫头在QQ上,自从她搬了家后,就很少上网了,因为离公司比较远,而且住的地方附近比较乱。叫我帮忙给弄个word文档,大概就是一个普通大一计算机课的考试要求。要求还挺多的,为了找这样合适的文字还费了点精神。幸好这方面还勉强过得去,1个小时就弄完了。小丫头把那天一起去欢乐谷照的合影传给我,呵呵,我真的越长越丑了,小时候多可爱多乖的啊,郁闷,应该去剪头发了。   白天在公司,因为上周的一时热心,惹来一个麻烦的事儿。因为条件苛刻,真的很不方便。   把案例提交上去了。   接下来几天,希望能咬紧牙,先把我的方块搞定了。   我是个很浮躁的人!就这样生活吧。

买了点日用品

买了点日用品

  跑去对面小区里面买了张窗帘,没想到不够宽,唉,不知道是窗子上标的尺寸有问题,还是这窗帘本来就尺寸不对呢。买了张床单,呵呵,1.6米宽的,以前只有张1米宽的,搬了家之后一直垫席子,没什么机会用,床单买了也只是为了看起来更像样一点点,因为其实对于我个人来说,垫席子的话,只要有被子,过冬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因为还有睡袋和一张小垫子呢。还花了3.5元买了个很薄的塑料脸盆,终于有脸盆了,最终一直因为没有自己的脸盆,每天早上总是跑到厨房那边去用z3的脸盆,呵呵。 现在要慢慢学习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慢慢添置家用,慢慢学会享受生活。  从网上down了一百多张桌面,又打开WallpaperHelper来用了下,我自己都觉得难用,郁闷,还是重头再写一个好点的,总是有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甚至连定时器都会有问题,总感觉是因为用了NeoWin的原因,这个NeoWin的实现方式有点不好,只好不用了。  我应该好好想一想,哪些应用可以使用嵌入式的脚本语言来扩展其功能。现在脚本语言太流行了,Python、Ruby是大红大紫,稍微弱势一点的Lua、Tcl等,也是各有各的用处。自从写了一遍TclSuck后,感觉一般的脚本语言的glue code轻量级实现我基本也会了,有了这样的glue code,做两边的实现很自然,可以各自用各自的思维习惯,但到底嵌入了脚本语言支持后可以用来做些什么,我还很迷茫,一点想法都没有。我的方块是唯一一个看起来可以用Lua的场合,其它的实在不知道了。比如WallpaperHelper,需要用脚本嵌入的支持么?我不知道。所以需要好好规划,考虑一下。公司的自动化体系将要全面从Tcl切换到Ruby,我觉得很诧异,这样的变革应该是不提倡的吧,实在看不出来目前公司的自动化系统把Tcl实现换成Ruby有什么好处,反倒是需要大量的重复开发,至少底层支撑是要全部从头来过了。不过我也不需要再想那么多,因为这跟我没多少关系了。我要做的是,先考虑一下TclSuck的实现,能否把Functor的支持加进去,然后分别实现一个LuaSuck、RubySuck乃至PythonSuck,因为我只要一个轻量级的,单纯STL依赖的库,我不想要一个还会对Boost有依赖的库。当然不是说我讨厌Boost,相反,我很喜欢Boost,这是个大宝藏,但Boost怎么说都是个第三方的库,要自行编译才能使用,更何况对于这样的glue code我不需要那么多的功能。

买了个折台

买了个折台

  在沃尔玛买了个小小的折台,这下可以坐在地上打电脑了。  方块啊方块,重新写吧。  把《灌篮高手》剧场版看完了,虽然只有4集,而且每集只有20分钟左右,但还是让我看得很激动,毕竟是童年时候的回忆啊,况且这部动画片真的很能感染人的情绪,再次被它的主题曲和片尾曲感动。井上雄彦,真是做了件好事啊。一直以来《灌篮高手》没有出全国大赛的动画片,好在已有部分还是比较忠实于原著的,接着看漫画也不会觉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真是值得反复看的一部分漫画啊。

雨烟生日快乐

雨烟生日快乐

  lyy前一天就跟我说,周五晚上一起去吃饭吧,请我。我觉得很奇怪,怎么无缘无故要请吃饭呢,后来才告诉我,是生日喽。  下班了,就跟疯丫头一起,当然还有lyy,去坐班车,又蹭了一张车票,嘿嘿。其实我有车票的,一直没机会用出去(借口!借口!!),呵呵。  到了梅林,找到小于儿,疯丫头突然提议去吃韩国料理。韩国料理以前吃过,有烤肉的那种,那时跟小妞,小玉玉,小思宇她们一起,还有彭彭啊以及其他一些人,到坂田路口那家(我都记不起名字来了),那时大家都是抢生菜叶,抢烤五花肉,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心有余悸(“而力不足”——小玉玉语)。回到正题,梅林也有一家,环境还可以,但不像坂田那家,包厢里还是日式的。点了五花肉、秋刀鱼、牛舌、猪排等等,吃好饱,其实是喝得有点胀,疯丫头的那瓶啤酒都只喝了一杯多,剩下的都是我干掉的,晕。  酒足饭饱,就走到lyy和小于儿的温馨小窝,真够小的小窝哦。开始点蜡烛,喝生日歌。疯丫头说我走调好厉害,真的吗,我都不觉得耶,郁闷!拍了各种表情姿势的照片,lyy许愿,开始吃蛋糕。结果吃了一半多一点的时候,几个家伙就耐不住了,开始互相在别人脸上抹蛋糕了。小于儿从大战伊始就宣称中立,在那边拍照录像。她们两个则开始围攻我,几轮攻击下来,三个人都伤亡惨重。更倒霉的是屋子,墙上、门上、地上全是蛋糕,有得小于儿收拾了。想起那次小玉玉生日时她被抹满脸的奶油,以后估计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当时我跟小玉玉说:“如果明年我还能帮你庆祝生日……”果然,不能了。好像在哪里看到过文章说,事情的发展,似乎人类对更糟糕结果的预测总是很准,比如装了三明治的盘子从桌子上掉下来的时候,总是装了三明治的那面先着地,为什么!  大战终于结束,洗了一下脸和手,便回来了。lyy和小于儿送疯丫头回去,我则一个人去坐公交车。  跟小思宇说,现在跟同事玩得多happpy的,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要是换成以前的我,估计是不会这样的吧。  总之,雨烟生日快乐!

灌篮高手剧场版

灌篮高手剧场版

  从网上down来的《灌篮高手》剧场版,直接用MPC打开居然没有字幕,看了论坛里的帖子说的文件是没问题的,内嵌了天香字幕的。偶然间发现下面有个跟贴说,要Haali Media Splitter这个东东。主要是MPC能直接打开播放mkv格式的文件,所以我一直没在意。把这插件down下来,安装的时候可以选择把MPC内嵌的splitter禁掉。再用WMP打开,都能播放了,而且字幕也有了,用MPC播放也有字幕了。  好怀念啊,尤其是那主题曲。初中的时候,天天守着电视上播放的来看。高中的时候,学校里也播过一段时间。到大学时,同学在寝室里看的时候,我不再去看了。现在来看这剧场版,听到这音乐,仿佛又回到那十三四岁的时候。高中的时候,每天早上要全校晨跑,每当跑得觉得累了要停下来的时候,就想想这激动人心的主题曲,支撑我跑完全程。  有Internet的感觉真好!曾经一个网友说,老外们上网,为了工作,中国人上网,为了娱乐。看来我还真是一个彻底而典型的中国人呢,呵呵。订阅了Boost和Lua的maillist,还有comp.lang.c++和comp.lang.c++.moderated的newsgroup,上面真的鲜有中国人。也许有不少像我这样订阅了,但不发言的。但我却是连内容都很少看的,还是对英文的,静不下心来看啊!

我的方块W.I.P #9

我的方块W.I.P #9

  方块以前写了那么多的垃圾代码终于被证明是有很多问题的。因为写得很垃圾,所以改都很难改,要想看出哪里出问题都很麻烦,所以我干脆把那些代码都删掉了,应该要重新写一遍,用简洁一点的算法 。  TclSuck就这样算完事了吧,不想弄了,能直接支持C风格函数和类成员函数的扩展了,并且参数个数限制也提高到了10个。其实说实话,那个实现,我自己都觉得很累赘,不过就为了写那个季度技术案例,能混过去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最多得很二级归档C吧,这个觉悟我还是有的。但是重要的是,我自己对C++泛型编程技术有了一定的认识,并且居然已经能实际做点事情了。而且TclSuck是真的可以实际应用的,假如哪一天真有需要在应用程序里嵌入TCL解释器,现在的成果就派上用场了。  有了TclSuck的经验,我想下一步,是做个LuaSuck。因为方块里是要用Lua的,而原来的在MspEmu里的实现只是最原始的方法,所以还是得自己写这“胶水”代码。LuaTinker似乎是可以用,但它基于5.0.2的版本,而LuaBind在提供强大功能的同时,粘附了对Boost的需求。因此最后的结论是,再自己重新造个轮子。

TclSuck支持类成员函数扩展了

TclSuck支持类成员函数扩展了

  基本上没怎么费事儿,比原先想象的工作量要少好多,甚至处理分发函数和map都是用的同一个。就是保存函数指针的实现跟原来的不一样,从R (*f)(...)这样的形式变为R (C::*f)(...)这样了,多了一个C,其它就是一路走下来,没什么难点。  而且,顺便把tcl_state::close()改了一下,刚好可以用来释放map里保存的那些东西。  不过,还是没想好,怎么实现functor的调用,如果实现了这个,就可算是一个完整的C++ wrapper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