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tories

阿菲这丫头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阿菲这丫头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早上很早就醒了,然后在床上赖到9:40起床玩电脑,10点半的时候开始收拾,准备出门。跟阿菲一起坐302到万象城,逛了一小会儿,两个这样的组合的人似乎是没有逛这种地方的闲情逸致的,只是买了点曲奇,然后就直接去吃饭的地方了。这是家泰国菜馆,里面的咖喱是阿菲叫我去的主题。等了一会儿,去把xcc接来,这次聚餐的全部主角都到齐了。这两个人,一个接完电话另一个接,都是处于热恋中的,手机必须保持随时能接听的状态,这样他们的另一半才能随时定位到他们的行踪,呵呵。随便点了几个菜,也不是很贵,三个人也就吃了103块钱,每人平均还不到40块。每次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聊得最多的就是各自工作的问题,以及对以后的展望,呵呵,展望说不上的话,至少可以说是想法吧。阿菲总是说叫我年轻人去做国际售后技术支持。其实我是个懒人,我又怕吃苦。于是跟阿菲说,我想做SOHO,或者等SOHO到一定的收入后,可以找个轻松点的工作。但这样说是说,什么立足点都没有,何况我现在在公司就很轻松,就是嫌钱少了。聊了一会儿后,xcc说要去接一个高中的同学,于是先走了。阿菲要我陪她去买移动硬盘,于是坐地铁到华强北。  到赛格,又到那家买了几块硬盘的地方去了,一个日立80GB的笔记本硬盘,加上一个仿冒的三星硬盘盒,好说歹说讲到470块。刚买完硬盘要下楼,阿菲突然说眼睛很黑,人很不舒服,头晕。我还以为是暂时性的头部供血不足之类的,结果阿菲拉着我的衣服说要打车回家,拉着我的手,走路很慢,说话也很轻声轻气了,我才想到,这下有点严重了。打了个车,在车上,阿菲已经几乎没有力气了,车子转弯时的倾斜,都把她甩倒了,我只好抱着她。阿菲靠在我胸口,我看着她虚弱的样子,想着人无助的时候是多么需要有个人能在身旁,靠一靠也好啊,又联想起某某人来。到了她家,给她倒了杯水,我就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想,我真是不会照顾人,就这样走掉了,因为我完全不知道我留下来能干什么。虽然看了很多动画片,还想自己也做一个很温柔的男人,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骨子里是做不成那样的男人的。大概曾经在我怀里依偎过的女人,没有哪个会有过安全感吧!我不懂温柔,我不够成熟。  再回到华强北,几经抉择,买了套微软的无线桌面套装,380大洋,买了10张DVD刻录盘,买了个小挂饰,去编了个手绳。加上这两天吃饭的,一共1500多就这样花出去了。花钱的速度远远快于赚钱的速度啊。

祝自己生日快乐

祝自己生日快乐

  真又大了一岁了,中午去梅林小肥羊吃了一顿,包厢里是有300块的最低消费,大概是因为不喝酒的缘故吧,吃了250的时候,我们就差不多有点饱了,最后50块的是又随便点了点东西。从小肥羊出来,就不知道去干什么了,8个人意见不统一,其实我心里是比较倾向于去天籁村K歌的,因为便宜而且能消磨掉一下午时间,不过居然连猫猫都不想去,真让人觉得奇怪。几个人走来走去,在梅华路上来回了几趟,还说去打乒乓球,不过想打的人好像不多。最后还是决定去打牌,就是梅兴苑后面的一个茶艺馆,以前xcc跟我说过,在里面打过一个通宵的牌。这次我们也包了个中包,18点以前20块每小时,18点以后就25了,lyy回家去了,剩下几个人就打麻将去了,而我跟疯丫头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我猜》,然后开始下棋。开始疯丫头说要下围棋,把我吓到了,心想这回要丢人了,因为以为她这样主动说的应该有点厉害吧。结果这个家伙让我活了一小块她原本以为能吃死我的棋后,就说要重下,嘿嘿。然后开始下五子棋,她说她以前都没下过,所以我就很随意地跟她下了,慢慢地发现好像她变厉害了,呵呵。教授和悍超两个人来看我们下,看了一会儿都看不下去了,说我在那里放水,结果让疯丫头感觉是被人泼了冷水,呵呵。一直弄到7点半才出来,天下雨了,就近找了个东北饺子馆吃,吃了60块钱,其实我挺饱的。  小丫头还发短信来,说了好一通话,呼呼。又长了一岁了,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同时,希望能在之后的半年内有好的发展吧!

公司里用CVS了

公司里用CVS了

  在公司里,新版本的文档管理都切换到CVS系统了。今天,几个同事说要配置一下怎么使用,他们不知道CVS原本是一个命令行工具,都照着宣传胶片上的开始装上WinCvs和CvsNT,然后一步一步地设置各个选项,而最终目的只是为了从服务器上checkout出文档来。用命令行的话,登录一条命令,checkout一条命令,最多再加上登出一条命令,多方便!由衷地感叹,来自UNIX体系的命令行文化的简洁和强大!不禁想起那个Rational ClearCase,曾经安装卸载了n次,还是不能使用,真是郁闷。  再说回来CVS,现在看sf.net上,好像是CVS和SVN并存的,但感觉CVS的存在只是为了兼容原来的老存档,SVN取代CVS是迟早的事情,公司到现在这种时候还只是把VSS改换成CVS而不是SVN,就有点让人觉得土气了。不过公司向来对开源世界的东西比较反感,以及人员的技能素质整体也呈下降趋势,靠着一流的市场、二流的用服来销售和维护三流的研发做出来的东东,这样的情况是持续不了多久吧。

WTL不错

WTL不错

  可以编译出很小的可执行文件来,跟SDK写的有得一拼,而开发效率比SDK当然要高出一大截,估计和MFC差不多吧。是个值得一学的东西,只是最近很懒,呵呵。

跟小妞狂吃了一顿

跟小妞狂吃了一顿

  找了个机会让小妞敲诈了一顿,呵呵,好久没和小妞一起吃饭了,下班后去F1大堂门口的她,然后两个人就说去吃火锅吧。走到肥牛府一看,没有好的位子了,于是走到隔壁的童子羊,点了9个菜,狂吃一顿,一直吃到快9点。撑啊,我们两个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呵呵。之后小妞说要我教她怎么刻录,于是去了她屋里,欣赏了一下她在阿尔及利亚的照片,呼呼,这丫头,连撒哈拉都去过了,还看了地中海,真让人羡慕。七整八整就弄到了10点半才出来,呵呵。

让Borland编译器支持返回值为模板参数的自动推导

让Borland编译器支持返回值为模板参数的自动推导

  昨天说到,用Borland最新的C++编译器在编译模板的时候,对于成员函数模板的情况,如果只是函数返回值是模板参数时,是不会自动选择对应的特化版本的,而一直使用泛化版本,而VC至少8.0版是能自动选择的,记得当时用7.1写TclSuck时也用到了这样的特性,所以应该也是直接支持的。  不过,现在发现了让Borland编译器也能自动选择的作法,其实很简单,只要在成员模板声明和定义的地方加些东西就可以了,仔细看下面的代码,比较和昨天的代码的不同点,呵呵: class kk{public: template<typename T> static T test() { T t; cout << "general edition" <<endl; } template<> static int test<int>() { int i; cout << "int edition" <<endl; }...

新问题

新问题

  现在的新问题是,编译器不能编译显式特化泛化类的成员函数模板!从BDS的联机帮助上看到,这是编译器显式禁止的。郁闷!也就是说,LuaTinker中的代码,是不能直接用上来的!唉,真想不用BDS了,用VC不就行了。可是用VC的话,我只会用SDK,画界面真的太费时间了!其实还有个办法,就是好好学一下C++的模板元编程(template meta programming),再自己写一个好用的C++ Wrapper for Lua,呵呵。看几本书:《Modern C++ Design》、《C++ Templates》、《C++ Template metaprogramming》;研究几个源代码:Boost、Lua、LuaTinker、LuaBind。  有点多哟!

Borland的编译器不支持成员函数模板特化

Borland的编译器不支持成员函数模板特化

  用的是BDS2006,看版本号是5.82版的编译器了,相比以前即BCB6里带的编译器,虽然没有评估过有多少改进,明显的只是编译速度较之以前大大提高了。今天为了LuaSuck,一边改LuaTinker一边编译,发现它居然对成员函数模板的特化视而不见!  用的BDS2006里的编译器,这样试一下: class kk{public: template<typename T> static T test() { T t; cout << "general edition" <<endl; } template<> static int test() { int i; cout << "int edition" <<endl; }...

爱情呼叫转移

爱情呼叫转移

  昨晚回来后,连夜从VeryCD上下了《爱情呼叫转移》,并看完。虽然xcc说很搞笑,但我看的时候,却不怎么觉得,也许是因为从去年那段时间以来一直遗留下来的忧郁干扰的吧。忧郁于我来说,是太过容易的事情了。  片子让人感觉有点拼凑的嫌疑,其实像是讲述一个个的小故事,可硬要串在一起作为一部完整连续的影片。不过整体教育意义上的表现还是有点可取的,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没有深入了解,就不要武断地判决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