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库大魔王
类库大魔王 多年C++、Go项目经验,长期从事跨平台(Windows/macOS/iOS/Android)应用架构设计与开发。

嵌入的CLR引用销毁的C++对象的问题


  今天彻底打酱油了,我们shared dev team也只剩下我,老大和Jason三个人了。因为晚上2点才睡,才睡了不到6个小时,于是下午就坐在办公椅上睡了近1个半小时,最后是被他们讨论一个bug的声音吵醒的,啊哈哈,老大还说让我看一下,现在只有我在这方面有经验了,我囧,我完全没经验的说,后来还是Sherman厉害啊!
  再后来,就跟老大讨论了一会儿C++ singleton的实现,以及跨DLL数据引用等等。问题是有个Watson的bug,我从一次crash的call stack中发现,程序在调用_exit后,该程序中的static object应该是已经瞬间被无声息地干掉了,所谓无声息的,就是说,连它的析构函数都没被调用的。但这时嵌入的CLR还需要做一部分扫尾的工作,而恰恰是这扫尾工作又反过来调用了那个貌似已经被干掉的static object,于是程序crash了。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猜测嵌入的CLR就是要生存周期长一点,于是一直在代码中试图找一下它是怎么从C++端嵌入CLR的,然后怎么用CLR的。我发现的情况貌似是这样的,先用Managed C++写了一个dll,这个dll可以在DllMain,还可以导出函数,而据我前些天才知道的知识,.NET编写的普通的DLL形式的assembly跟原本的DLL不一样,没有DllMain的。而这个DLL通过导出函数返回一个对象的指针,这个exe程序通过GetProcAddress获取导出函数,再调用这导出函数获取对象指针。这个返回的对象呢,是个CLR Bridge,也就是说,通过这个对象,可以从C++端创建CLR中的对象,调用CLR对象中的方法等等。也就是说,从代码中,我没看到Jeffray Richter在《CLR via C#》中说的那种CLR host的方法。现在我仍然在怀疑,是不是我代码没看全,但我确实之前也在整个代码目录下搜索文本,没有那几个用于host CLR的API调用。似乎有点跑题了。然后我就跟老大说了一下我发现的这些情况,略微讨论了一会儿,老大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唔,其实我也不指望他知道,只是有这么一种想跟人分享自己的发现的欲望而已。基本上,我就觉得这很可能是此bug的root cause了,但老大说可能只是个cause,而不是root cause,好吧,其实就是缺少验证而已。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验证方法是自己用C++写个小程序,然后用相同的方法调用CLR中的代码,最后能制造出同样的crash,只是我最近木有动力去做这些事而已。另外就是,即使确定了这是个root cause,简单地说来,这个root cause应该就是对象销毁的顺序不对,这是可以肯定的,但之后也不好fix,因为这个程序实在太庞大了,有很多对象,然后引用关系也很复杂,以我目前对它的了解程度,根本没能力对理顺这个关系,于是也就fix不了了。而且还有个另外的问题是,那个static object是该程序中用于实现singleton的一种方式,我觉得比较奇怪,老大说,这是为了应付多线程的情况。还有种应用多线程的singleton实现方式是在create instance时加锁,唔。关于这个话题,在前段时间看到TopLanguage group中有个讨论,提到boost中某个库中的singleton实现,貌似很干净的实现,不用锁,也不是static object,能适应多线程,囧,具体的不记得了,貌似boost中有好几个子库中都有自己的singleton的实现,得再去看看代码才行,另外好像《Modern C++ Design》里也有对多线程singleton实现的讨论,春节放假看看去。
  话说,今天还看到Mono,发现除了有Mono Touch外还有Mono for Android,不过免费试用版都只能在emulator上跑,最便宜的个人版license也要399刀。不禁大骂Qt的不给力,为毛只能为Symbian和MeeGo用,Android port至今还在alpha 3,beta和rc都遥遥无期,更别说正式release了。而iOS port则压根貌似没人做了,叹气。我在想,如果Qt现在如果有Android和iOS的port像现在的Mono那么高的成熟度,我说不定真会去花这钱买license,囧!

感觉本文不错,不妨小额鼓励我一下!
如果你有Visa、MasterCard之类的国际银行卡,也可以考虑以下选项:
如果你看不到评论框,说明Disqus被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