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井

类库大魔王的挖井日记

挖一口属于自己的井


故事已经开始

  我不知道该给这篇文章取个什么题目,半个小时前,是先想好题目,然后决定要写这篇文章的,可是当我开始写的时候,觉得那个题目不合适,不能完全表达出我的心情、我的感受。
  昨天从家里出发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时间,那是清晨的8:14,当时只是为了计一下时,看我全程需要多久。最后停在上海的小区楼下时,时间是11点半左右,我没记清,我当时发出两条短信,分别给我当前我以为应该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一个是我妈,还有一个……是她,因为她,我才决定来上海。
  这是一个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曲折的故事。
  我和她认识有5年半了,那这5年多来,一直只是在重要的节假日时互相发个祝福短信。直到今年元旦,她又发来祝福短信。然后很偶然地开始在网上聊天,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在那5年中,我们就没这么聊过。在网上,我们聊得很开心,至少我是非常开心。于是渐渐地,我沦陷了。我已经不能忍受没有她一起聊天的时光了。
  我鼓起自己所有的勇气,我决定向她表白。那是愚人节后的第3天,那天她从上海回家去。本来说好是我去接她的,结果被她姑妈接走了。在那天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我一直认为表白应该是当面才显得有诚意,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等待,我在电话中跟她说,我喜欢她,请她做我的女朋友。无论是表白的场景,还是表白后的各种情况,都被我在脑海中预演过很多次。但果然现实是没有在我的预料中的,她说太突然了,都没有过渡的,感觉我像在开玩笑。我有点小郁闷,觉得委屈。我都已经沦陷在其中了,为什么仍会被说成像开玩笑。最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说你就考虑下吧。
  那是一个奇怪的情景,双鱼的优柔寡断从此可见一斑,于是她说就考虑下吧。挂掉电话,我觉得我应该再做些什么,躺在床上,最后想到一个很老土很容易想到的事情——写情书。恨当年,没多读些诗词古文,挖空心思总算花了一上午时间凑出几百字的小文,通过email发了出去,并用短信叫她去检查一下邮箱。她一直没理我。直到那晚上,才用短信说了下她在干吗。
  之后的两天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直到她要回上海的那天下午,我直接告诉她我去接她了。在车站,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聊着,我仍然不敢在聊天的时候看她的眼睛。我像一个羞涩的小男生,我鄙视自己。送她上车后,她发短信给我,说要真实地相处一下,才有真实的感觉,嗯,我华丽丽地在真实的感觉前露出了原形。
  因为要真实的相处,要真实的感觉,所以我决定,我要尽快到上海去,这样才能更多地和她在一起。我跟她约好,周六我去上海找房子,她陪我去找。那一周时间里,我觉得像是煎熬,双鱼的多疑充分发挥,我觉得她开始与我保持距离。
  好不容易周六了,我乘长途汽车到了上海,然后坐地铁,直到淞鸿路跟她会面。我觉得我熟悉的那个她还在,她仍然对我很热情。我们在永和豆浆吃过中饭,开始去中介租房子。这是悲剧的开始。因为又要价格实惠,又要装修不差,这要的房子不好找,我们跑来跑去近一个下午,最后总算是搞定了。后来回忆中间的一些细节,我发现我经常会有些得意忘形。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男人需要沉着并内敛,但我经常忘记,所以我不够成熟。具体一点的事说来,她总是为了房子中的各种设备、条件跟房东、中介讨价还价,而我却不时地打断她,说些不合时宜的话。照一个推友的说法,我的情商够低的。
  后来晚上又让她陪着去逛了一些地方,直到晚上10来点的时候,她说膝弯的地方痛得不行了,说下午找房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痛了。我说我没感觉呀!她回到屋,我躺在酒店的床上给她发短信,我说如果明天还痛,我们就不走了,找个地方喝喝茶聊聊天。她却说,相信睡一觉会恢复的。
  第二天10点钟,我从她小区等她出来,一起去买导航。我只是单纯想要买个导航,却没做过任何前期的调查工作。她问我有没有事先看过要什么牌子的,我说没有。然后两个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最后看了两家后,导航是买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雨下得很大,我们就在一旁的真功夫吃了,然后她送我到长途汽车站。
  回到家,我发现她对我似乎更加冷淡。每一天,我都试图给自己找些事情,填充自己的大脑,转移注意力。一旦停下来,又会想她为什么会这样。我回忆着我在上海时跟她一起的每一件事情,尝试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是成效不大,我很无奈,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父母得知我周六就要搬到上海,浓浓的不舍之情从言语、表情和行动上不停流露。我狠下心对自己说,我要勇敢,我不可能一辈子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每天早上,我都是在焦虑和不安中醒来,为事业,也为爱情。她说觉得我浮夸,夸夸其谈,不踏实。我很难过,但我想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对,我问afei和王同学,结果吃惊的是afei说我对人不真诚。afei告诉我,跟人说话的时候,眼睛不要乱飘。我知道了,我跟她聊天的时候不敢看她的眼睛,以后跟她说话,我一定会注视着她的双眼。其实我经常反省自己,却发现自己仍然经常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现实的难度。
  昨天,就是我来上海的日子。来上海,我不迷茫,却充满了不安。我想我太理性,做一件事情总是会试图量化其成本和收益,从而判断是否值得。但是双鱼的感性,让我实际上做事往往只凭着一时冲动。我到达后发给她短信,却一直没收到回复。我是有点生气的,虽说是我在追求你,但你回条短信应付一下也是可以的吧。把东西都拿到屋里后,一件一件发出来,才体会到“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心情。我忍不住有点痛恨自己,想想我这二十几年,过得实在太失败了,既不能呆在父母身边敬孝,又没能力让父母在物质上过上比较富足的生活,甚至连传宗接代这种事都要父母操心着急,我真太没用了。
  晚饭是一起吃的,还有她的室友。我在阿玛尼店门口见到她,一个陌生的她。我的心有点凉。吃饭的时候,我竭尽所能地表现得风趣幽默,结果是个杯具,一个上面刻满了“自以为是”的杯具。
  今天她在网上问我,昨天为什么要讲那些恐怖的事情。我说我的出发点,是为了让你们平时多注意安全。她说,谢谢,我们会注意的。很平静,很客套。我的心很凉。她说她不能接受一个麻木的人。我理解,很理解。但我不愿放弃。我求她给我机会,让我慢慢改好,给我表现的机会。她说她是个被宠惯了的人,上次找房子和买东西,让她很无语。她还说我是被女孩子们照顾惯了,不懂照顾人。我很委屈,我打电话告诉她,这些我都会改,但得给我机会,还得在适当的时候提醒我,哪些地方做得不对做得不好。
  是的,我真的从没这么委屈过,但所谓一物降一物吧。既然我决定投入了,就要认真地走下去,也许那条路有坎坷,但我仍要继续走下去。也许我会被摔得鼻青脸肿,甚至遍体鳞伤,但等以后回头来看,至少会少些遗憾。
  故事已经开始,期待结局的圆满。

本文地址:

https://minidump.info/blog/2010/04/e6-95-85-e4-ba-8b-e5-b7-b2-e7-bb-8f-e5-bc-80-e5-a7-8b/

感觉本文不错,不妨小额鼓励我一下!
上一篇

LuaJIT2与Luabind打架了

  其实这个问题老早就有了,当时还在Lua的maillist上提过,不过当时我只是发现LuaJIT2在执行Lua脚本时,如果Lua脚本调用了不存在的C函数时会使宿主崩溃,Mike Pall同学(LuaJIT的作者)倒是很爽快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来发现,Mike Pall解决的只是一部分,我这里...…

Lua,Script 全文阅读
下一篇

磨刀也费时

  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功。对于这句话,我一直都自认为是辩证地看待的,在某些工作前,先做些准备工作可以极大地提高之后的效率,好比Kunth老爹的TeX。不过很多时候,磨刀也是件很费时费力的事情,好比Kunth老爹的TeX。  这几天一直在考虑实现ZenHTML,这是一种极大提高hard cod...…

Lua,Script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