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井

类库大魔王的挖井日记

挖一口属于自己的井


我的世界你来过

  这是小丫头留在深圳的最后几天。小丫头来深圳的情景,似乎就在不久以前。
  星期四,下午,小丫头发短信来,说把她分到成都。我如同当头被打了一闷棍。当时,小丫头还没来报到之前,得知她会被分去北京或上海,我就已经痉挛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慢慢习惯并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下定决心,在网上把认识的在北京和上海的朋友、同学全都打了招呼,要过去那边。结果却是特别意外的另外一个说是打击都不为过分的消息——成都!我不知所措,刚刚还跟教授、疯丫头谈笑风声,紧接着的是一阵心绞般的疼痛,我疯了。晚上,QCC吃饭,我跟去,我笑不出来,却不能扫大家的兴,我勉强挤出点笑脸。我偷偷告诉雨烟。吃完饭,跟雨烟一起去百草园英华苑取了小丫头寄放在那里的行李箱。一边往研发东门走,一边雨烟不停地劝我开导我。走到东门,雨烟自己坐班车去了,我留下等小丫头出来。小丫头迷路了,在研发中心都迷路了。等到小丫头,一起坐班车,回住的地方。小丫头很疲倦的样子,我还好,只是心里像翻江倒海。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告诉她明天要在8点10分前出门去坐车上班,然后就睡了。
  星期五,一起出门,去上班。一起吃早饭。以前都是跟小妞一起吃的,自从搬了家后,一般都是一个人吃。这是和小丫头一起吃的唯一一顿早饭,以前就算在一起,在家里,都是睡过去了,一直等到中饭的。我告诉小丫头,我们一般在这个地方吃中饭,如果中午没人陪你吃饭的话,就来这里找我们。吃完饭,小丫头转头就要往外面走,被我叫住,应该往另外一个方向走。怎么mm都会有点路盲?小丫头在五楼,我在六楼。12点了,照平常一样出来,跟着雨烟和疯丫头。电梯上,雨烟回头问我,怎么跟着她们。然后两个人开始扯皮。雨烟问我不难过了,我说难过啊,难过也要吃饭啊,雨烟说怎么不去找大耳环mm一起吃饭,我说我一直跟你们一起吃的啊,雨烟说人家大耳环mm就要去成都了你也不找她一起吃饭,然后就转头跟疯丫头说昨天晚上我可郁闷了。然后教授他们插进来,开始一起扯皮。看到小丫头过来,疯丫头说欢迎插队。小丫头说,这样算不算插队哦,我说当然算啦。吃完饭,小丫头说手机没钱了,要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我把手机拿给她,她跟她妈说你要坚持住要有心理准备,我要去成都了。打完电话,我说手机下午你拿着吧,还要订机票的。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雨烟叫我过去帮她调自动化,其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是要等一会,她还没等一会就立马手动结束了。后来发现真的是只要等一会儿就行了,我就很大声地说,叫你等一会儿不等。然后扭头就走了,雨烟就在那里说,你居然这样跟我说话,不就是让你的大耳环mm多等了一会儿嘛。我头也不回,管自己走了。走到下面,刷了卡。没发现小丫头,于是想打电话。前台的还不能打外线,刚好逮到猫猫,就用她的手机打我的手机。小丫头说已经在排队刷卡了。后来她说,其实知道是我打过去的,因为一看是上面登了名字的打过来的。然后一起去食堂吃饭,再一起坐车回家。回到家,小丫头玩了一会儿电脑,说要出去跟大队培训的同学玩一下。小丫头出去了,我无所事事,翻起书来看。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10点过后,发了条短信,喊她回来。我骂自己,有病,又陷入这种怪圈了。过了20分钟,还不见回来,只好打电话,小丫头说马上就要回来了。我骂自己,有病,又陷入这种怪圈了。小丫头回来了,我静静地看着她。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小丫头说,终于可以睡懒觉了,是的,大队培训期间睡不够是人所共知的。
  星期六,早上9点,孙同学打电话来,我说在睡觉呢,她说两只猪。到了9点半,实在睡不着了。起床,到客厅看电视。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小丫头起床了。我在床边坐着,看小丫头收拾。小丫头说,要跟大队培训的同学去吃中饭。我说,算好时间,下午还要坐车去看你们的迎春晚会的。小丫头问我中饭怎么办,我说叫外卖呗,小丫头略带歉意地笑笑。看时间还早,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小丫头说,怎么还不来啊。我说不用急,你们12点去吃,吃到1点半。后来果然,1点半的时候,小丫头就回来了。说要睡一会儿,然后我玩电脑,她在那边睡着。我去关门,回头看见她侧着身躺在那里,脸圆圆的,真可爱。孙同学又打电话来,说车子的事。我说睡着呢,她说怎么这么能睡。到2点过5分的时候,我把小丫头叫起来。然后出去等她,等她换完衣服。孙同学在小区门口的公车站等着,几个人吹了会儿牛。我等不及了,说先走了,跟孙同学说,你带着她,孙同学说放心吧,不会把你mm弄丢的。我到路对面的站坐391,到市民中心。我到的时候,已经开始2个小时了。看了一会儿,看了经典的《华为时代III》,然后就挡不住了,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尾声了。抽大奖的机会没有了,因为我的奖券没扔到抽奖箱里去。结果还意外地弄到一个幸运奖,被人赶过来的位子,有个“福”字。会完了之后,就跟教授他们去找吃的地方,磨蹭了好久,之后是找不到哪里坐车,把雨烟弄郁闷了。最后坐公交车到梅林,吃小肥羊。吃了很多条泥鳅,疯丫头怕极了这个,哈哈。吃完,坐328回去,还怕回晚了,先给室友发短信,要是小丫头先回去了,帮忙开个门。结果等我9点半到了家,发现小丫头还没回来。孙同学说已经应该回来了。正如我估计的,小丫头找大队培训的同学去玩了。跟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话的兴致都没有。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把小丫头传给我的照片刻了张盘,然后就没事做了。11点过的时候给小丫头打电话,想喊她回来,结果没人接,只好发短信。回了个马上回来。11点半的时候,再打电话,小丫头说,就快到楼下了,不要慌。一种很奇怪的语气,以前从来没见过的语气。我在阳台上望着她回来。我在客厅里踱步等着她回来。小丫头见到我,轻轻地说了叫sorry,以前从来没听过。然后就进屋去,小丫头玩起电脑,我坐在旁边看。很宁静,很安逸。小丫头说,手机停机了,话费用完了,我说用我的吧。小丫头跟人语音聊天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去睡了。我问她明天几点起来,她说9。
  结果8点多,我就睡不着了。等着小丫头起床。然后一起收拾东西。她要回她以前住的地方,整理东西。在梅林倒车的时候,我问她想不想吃包子,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想。过去买了两个大灌汤包,结果她说不喜欢吃肉的,于是去换成菜包。到了沙嘴,小丫头有点感慨,离开了半个月的地方。她说,去吃饭,然后把我送走,然后她收拾东西。走到下面的一家湘菜馆,一人点了个木桶饭。两个人都没什么食欲,她是因为刚吃过2个包子,我是因为什么,我不知道。吃完说,去华强北看手机吧。于是坐到华强北,顺便把她买给她爸的衣服寄了。走来走去,说还是去看看以前的那些同事。于是打的到市民中心旁边的新少年宫。那些人看到小丫头,都特别热情。他们都很忙,于是我和小丫头走到观众席,看节目,一直看到6点,从4点开始,我就过半个钟头催一次。出来后,决定再回华强北,吃个晚饭,然后送她走。看到卖烤红薯的,小丫头就想吃,2块5买一小个,还真是贵。不过小丫头只能吃半个。下车刚好看到元绿回转寿司,就带小丫头进去吃,她说以前没吃过。小丫头吃不了多少,因为刚刚那个红薯就已经撑死她了。但是两个人还是吃了75块钱。小丫头说好奢侈啊,我说趁现在还能奢侈就奢侈吧,以后有老婆了,就要干吗干吗了。然后说起以后的事,我说2年后,如果有机会你愿意,我就把你弄到上海去。她说,那时候我就已经有老公嫁人了。我说,所以我留了后路的,说是你愿意的话,而且只说了2年,要是3年后,我已经估计你嫁人了。走到公车站,我说,我会去找你的。直到212路公交车来,那几句在心里构思默念了n遍的台词还是没说出口。等小丫头上了车,我把头扭到一边。直到车开动,我望着车里的那个小女孩,挥挥手。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她,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只觉得眼睛有点湿,有点忍不住,比当年我离开重庆时,在江北机场的时候感觉要舍不得得多,我不知道为什么,难到真的是因为心底里预见到这次的分别是这生的分别吗!小丫头发短信来说,其实我一直怕你放不下我。我说,放不下有什么用,该走的还是要走的,该分开的还是要分开的,我这几天觉得很幸福,让我有机会照顾你,尽管不周到。路边的店里适时地播起一个女声的“……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等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风中纷飞
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
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
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
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
伤感一夜一夜
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伴着蝴碟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等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风中纷飞
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
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
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
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
伤感一夜一夜
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伴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扮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本文地址:

https://minidump.info/blog/2007/02/e6-88-91-e7-9a-84-e4-b8-96-e7-95-8c-e4-bd-a0-e6-9d-a5-e8-bf-87/

感觉本文不错,不妨小额鼓励我一下!
上一篇

一个一个从我身边走过

  翻起blog,点开那些链接,想起以前在一起的人,现在呢,在那样的日子里,水一样摇摆的日子里,现在呢,人一个一个从我身边走过,什么都没有留下。…

Water 全文阅读
下一篇

楼下装了防盗门

  我住在五楼,楼里没有电梯,每次都是走楼梯上下。我们对下的4楼一直特立独行,没有防盗门,我搬来半年多了,一直没有。那天星期五晚上,跟小丫头一起回来,小丫头爬楼梯可弱了,说累死了。到4楼的时候问我,到了没有。我说还有一层,就我们下面这个4楼的没有防盗门。  昨天晚上回来,一口气爬到5楼,心里闪...…

lookfor 全文阅读